新闻与活动
威雅动态 新闻与活动
2021-10-09
被“逼”出来的剑桥生

  克里斯汀同学可说是个学霸级的人物了。然而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这个活泼的女孩子,提到最多的竟然是“我是迫不得已才去做的”。

  克里斯汀同学在威雅学校到底经历了什么,才成为了一个剑桥学霸呢?

  克里斯汀同学

  录取学校:剑桥大学、帝国理工大学、伦敦大学学院、杜伦大学、布里斯托大学

  克里斯汀同学是在初三下半学期的时候到威雅来学习的,当时是想着可以不用中高考,直接走申请海外大学的路线,避开国内千军万马走的独木桥,减轻一些压力。

  但是没想到,在威雅的我也并不轻松,除了要应对学业和考试,运动、兴趣、活动、志愿者,一个都不能少。

  只不过,这份压力,我甘之如饴。

  被“逼”出来的兴趣  (以下第一人称为克里斯汀同学)

  在学校,每个学生都要做一个EPQ(拓展项目),挑选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做一些深入研究,然后将研究结果在全班同学面前展示出来。

  为了做好这个项目,我费尽了思量,从选题到执行,每一项都倾尽全力。一直对医学和生化方面有一些朦胧的兴趣,在课堂上也学到了一些关于心血管疾病方面的知识,跟老师商量之后,决定将术后药物治疗与手术复杂程度之间的关系作为我的课题。

  这个研究课题并不简单,从中要运用到的数学统计和分析量更是巨大的。在数学老师的帮助下,我利用在课本上学到的数据分析法,通过收集到的数据代入公式,去检验药物治疗是否与医疗并发症有关系。

 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,我的EPQ指导老师,也是我们学校的中学校长帕蒂森先生全程跟进,手把手教我如何查参考文献,怎样在网上收集资料;而我的数学老师则从细节方面检查我的公式是否运用得当,分析方法是否能有所改进。

  完成了这个EPQ之后,我不但学习到了许多数据分析和研究的方法,还深入了解了许多关于医学和生化相关的知识,从而奠定了我以这个方向作为申请专业的决心。这个项目,也在我的剑桥申请文书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 这,可以说是被学校的EPQ项目给“逼”出来的。

  克里斯汀的考试焦虑症 

  时间就像海绵,挤一挤总是会有的。

  我从来都很相信这一点,所以在当初选课程的时候,虽然的大多数同学都选了3门,最多4门,我却咬咬牙选了5门。因此,他的课业压力可能比同学要重一些,有时在学的很累的时候,也会觉得有些后悔,当初干嘛这么作死。

  学校的教学方式也跟其他学校不太一样,如果你有一道题不会,老师一般不会立刻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,反而会耐心地一点点引导你,给你更多思考空间,让你自己找出答案。这样的教学方式,会让我将每一个知识点都记得很牢,不过也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 所以,每到考试的时候,学校所有的老师只要碰到我,就会不断地告诉我说,你肯定会没事的,一定会考好的。为了帮自己缓解压力,老师们还会主动帮印卷子,让我多刷刷题,不那么紧张。

  也许正是因为老师的鼓励和适合我的教导方式,在我拿到我的成绩的时候,心中就燃起了一个希望:也许,申请牛剑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

  紧锣密鼓的备战

  帕蒂森老师自己就是剑桥毕业的,他非常支持我申请剑桥。  而常州威雅公学有一个专门申请牛剑的老师团队,都是由牛剑的毕业生组成,负责帮助我们这样想要申请牛剑的学生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很快地了解了申请剑桥的流程,并一头扎了进了紧张的备战。

  首先,我要准备一份文书。这里,帕蒂森先生和我们的高年级部负责人沃丁顿先生给了我很多的帮助。从大纲的拟定到细节的修改,前前后后改了不知道多少次,最后呈现出来的文书最终为我赢得了笔试和面试的机会。

  我准备剑桥笔试的秘诀其实就是刷题,我从剑桥的官网上下载了例卷先自己尝试解题。碰到不会做的题目就去找我的学科老师,他们会非常系统地跟我讲这道题到底该怎么做。也许是准备还算充分吧,正式笔试的时候我其实没遇到多大困难。

  真正的难题是面试。剑桥大学的面试和其他学校不一样,别的学校的问题可能会比较宽泛,但剑桥的问题都会非常学术。这一点,我们学校的牛剑升学指导老师在一开始就告诉我了,他们说,在面试的时候遇到不会的问题不要紧张,面试官就是想看看你是否具有批判性思维,以及遇到完全陌生领域的问题会怎样解决。

  正式面试前,升学指导老师还给我进行了不止一次的模拟面试,让我提前体验剑桥的面试到底是怎样进行的,这有效缓解了我的紧张情绪。所以在正式面试的时候,我虽然确实遇到了不明白的问题,但还是静下心来一点一点从容地应对过去了。

  现在,回想我的申请之路,心中无限感慨,幸亏有我的老师们一步一步推着我往前走,我才拿到之前想都未曾想过的剑桥预录取offer。他们犹如给我点亮了一盏灯,给我指明了方向,我只要尽全力往那个方向努力就会梦想成真。虽然在路途中有想做咸鱼的时候,也有焦虑的时候,但只要我不懈努力,咬着牙朝着那个方向前进,我期待的剑桥的offer就在那里等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