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与活动
威雅动态 新闻与活动
2021-08-02
威雅学子 | 在威雅成为“最好的我”

赵同学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孩,她很早就对自己的人生有了规划,从原先的学校转学进入威雅学校,正是她的人生规划中不可或缺的一步。

 

就在进入威雅学校的三年之后,这个学霸女孩果然不负众望地一口气拿下了帝国理工、UCL、曼彻斯特大学和谢菲尔德大学的offer,成了申请季中人人羡慕的对象。

 

可在她看来,自己所取得成绩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,因为在威雅,手握好几封offer的学霸并不鲜见;即便是在传统概念中“学业平平”的孩子,也能挖掘出自身独一无二的闪光点,找到那所适合自己的大学、能让自己发光发亮的专业。

 

那么,在她眼中,这一切的“奇迹”是如何发生的呢?

(* 以下以被访者第一人称叙述展开)

很早以来,我就为自己定下了人生目标——去英国留学,那里历史、文化、风土人情深深吸引着我,我很想走出去,亲眼看一看外面的世界,也可以将我引以为傲的中华文化传播出去。

 

和同龄人相比,我可能确实是比较勤奋和幸运的“那一挂”,初二的时候,我就自发地学完了全部的初中课程,这个时候我就在想,将来要去英国留学,如果能找到一所好学校,让我提前为未来的海外求学生活做好准备,岂不是锦上添花?

 

一开始,我把目光锁定在上海几所还不错的、所谓的“国际化”学校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几所学校我都考上了,但后来我还是没有选择其中的任何一所。因为在那时,威雅就这么跳进了我的视野。

 

这里的模式与我之前接触的几所“国际化”学校还是挺不一样的,威雅遵循全人教育的理念,口号是挖掘你独一无二的闪光点,让“每一个孩子都卓越”,软件硬件设施方面也非常吸引我,比如我们的学校坐落在西太湖边上,有专属的赛艇码头,有高大上的防霾气膜运动馆,户外生存技能挑战、探险徒步也是每个学生每年必须要参与的项目。

在几番思索与比较之后,我转学进了威雅学习;而三年之后的申请季,我也收获了累累果实,拿到了帝国理工、UCL、曼彻斯特大学和谢菲尔德大学的offer。

 

如今,回首在威雅的这三年,每日每夜,我其实是乐在其中的。

从理科“变相”学英语

在刚进常州威雅的时候,我因为语言障碍“懵”过一段时间。

 

学校入学的时候会有评估测试,我的数学考得很好,接近满分,所以进了好的班级。我们班不仅数学难度要比其他班级要高,连英语也是用Native Speaker的标准来教授的。

 

但当我第一次面对全外教的老师和纯英语的环境,就陷入了深深的迷茫,虽然知识点本身对我而言并不困难,但每天上课都在猜外教老师在说啥,需要我们做什么,实在是“心累”。

当时我就想,我不能这样被动;如果我改变不了这个环境,那就去努力适应它吧!

 

于是,我先从自己擅长的科学、数学等科目开始,研究老师在课上说的每一句话,分析老师说话的语境和搭配。因为在数学课和科学课上,老师说的知识点其实我都懂,所以我干脆将它们作为英语听力课和口语课,利用这个真实的语境,来好好地提高英语。

 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如此通过理科学习变相提高了英语水平之后,我开始攻克文科类课程,最后,连我自己都没想到,我第一个成绩有明显提高的科目居然是English Literature。

现在想想,所有的进步背后,其实都是无尽的付出与辛勤的汗水。

 

English Literature这门课的作业和考试中,有很多赏析题,这些题型对于英语不好的学生来说,是非常困难的;但我不畏难,经常一个人对着电脑好几个小时,研究这个卷子到底应该怎么答,大纲是什么,学习目标是什么,慢慢研究应该用什么思路答题。等到十年级结束,我的English Literature已经从D上升到了AB的水平。

 

在参加最终考试的时候,我的English Literature幸运地考到了全国最高分。

从生存技能挑战自我

在我们学校有一个“超级课程”,听上去就很特殊,这实际上也确实是我们学校的特色之一,它鼓励学生走出课堂、走到更广阔的天地中,开展超越课堂的学习。而对我影响颇为深远的,就是学校的户外徒步项目。

在常州威雅的这些年,我参加了学校的每一个户外徒步项目,国内的,国外的项目包括英国的、冰岛的……而给我印象最深的,必然是在冰岛的14天徒步之旅。

 

我们当时去的是北冰岛,再往北一点就进北极圈了,当时是7月,正好是极昼,太阳从未落山。我们背着几十斤的装备,在校长先生等四位老师的带领下,在14天的时间内走了整整175公里。那是真正的无人区,连手机信号都没有,倒是时不时能看到北极狐。

 

在这14天里,我们面临着真正的生存技能挑战。

当时,我们没有睡过一天床,吃的不是巧克力压缩饼干,就是支着锅子煮的泡面,喝的是从小溪里直接打的水,唯一的绿色蔬菜都是在路上现拔现啃的小草,就连上厕所都是找块石头附近蹲一蹲,或者直接挖个洞就地“掩埋”。

 

印象很深的一次,是我们必须横渡一条极为湍急的河流。河水很冷,最多1-2摄氏度;水流很急,必须要非常小心谨慎。老师将我们每三个人分成一组,互相支撑着对方,形成一个三角形结构,其中两个人对着河流,背着30斤的包,一点一点移动,终于,我们大家花了足足半小时才勉强渡河。

接近零度的水直接浸透皮肤的感觉,湍急的水流直接击打在腿上的感觉,真是异样酸爽。

 

这14天,可以说是我们接近生命本质的14天,我们要适应没有厕所、没有网络、到处都是虫子、天寒地冻的生活,每天就是走路、吃饭、睡觉,可这样极致简单的生活反而让我感受到了内心的平静,没有世事纷扰,没有社交媒体,这是一段让我的内心极为平静的旅途。

 

在我之后申请大学的时候,我闯进了牛津大学的面试环节,当时面试我的教授第一句话就是“哇,你去过冰岛徒步啊?能跟我分享一下这方面的经历吗?”

所以,哪怕不谈你个人内心的丰盈与收获,只是从“功利”的、申请学校的角度来说,参加这种特别的“超级课程”,也足以让你在众多申请者中脱颖而出。

从学术平衡课内外

常州威雅与国内其他很多学校大为不同的是,在学业之外还有许多丰富课外活动——音乐、运动、美术、戏剧……而且学校是以一种十分包容的态度,鼓励每一个学生都参与其中。

我曾经听老师说过,一份成功的人生,其实不仅仅是要你学业出众、事业傲人,更要活得幸福、快乐,找到自己真正挚爱的领域,享受个性化兴趣特长带给自己的快乐。

 

比如说我虽然是主修理工科,但也喜欢体育运动中的赛艇,之前还学过钢琴和乐理。在运动与音乐中,可以尽情释放自我,团队协作,拥有许多仅仅在学术课堂上无法拥有的珍贵经历。

 

我决心要申请英国的大学,因此从一开始,就奔着爱丁堡公爵奖金奖去的,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——一定要在申请大学的时候,拿到金奖。而爱丁堡公爵奖一共有5个项目——志愿服务、身体锻炼、技能和探索活动,冲击金奖的参与者还要额外参加户外贡献活动,每个项目都要花上几十个小时,而且还不能一次性集中做完,可以说是非常花时间的。

但实际上,我并没有觉得压力特别大,这一方面得益于学校提供的丰富资源与老师的专业性支持,另一方面也在于我是个非常喜欢学习的人,而且特别喜欢把知识点提前学完。

 

比如说,我的物理在年之前就已经把知识点学完了。虽然提前学完,但在多出来的时间里,我会和老师们一起探讨,希望把每个知识点都学透学通;其他项目基本上也都是提前完成的,比如刚刚提到的冰岛徒步之旅,也是在16岁之前就完成了。

 

等到了真正课业压力很大的那一年年,我在申请学校各方面的准备,早就已经万事俱备,只差一门课程成绩了,自然可以心无旁骛地埋头学习,努力考出更好的成绩。

如果让我用一个简单的词句来形容我在常州威雅的就读感受的话,那就是“自由的教育”。除了上课、作业和考试,我们在这里拥有更加丰富的生活,更加自由的空间,可以在运动场上挥汗如雨,也可以在五彩斑斓的艺术世界里尽情徜徉,更可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开展户外徒步探险活动……

 

而这一切的自由选择,会让你感悟到什么是提前规划,什么是时间管理,以及如何在一个不怕犯错的环境里,为自己的每一个行为、每一个选择负责任。而在这背后,学校同样有完善的督导体制、有尽职尽责的老师,随时准备着成为你坚强的后盾。

 

我觉得我是幸运的,当初选择来到常州威雅,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校园生活,而这三年来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、每一段珍贵的成长片段,成就了现在的我。